海南养殖户停止出鱼引公安关注:这才是背后的真相!

社会新闻 阅读(630)

4月2日,《南方农村新闻》《农财宝典》报道称,海南文昌的浙江农民已经开始停工。4月15日下午,农民们再次聚集在文昌坡,讨论进一步的行动。据参与讨论的农民称,由于饲料公司和加工厂从4月4日起对暂停饲料没有回应,他们以“海南所有农民”的名义发出了停止养鱼的通知,并决定从4月19日起共同停止养鱼,维护自己的权益。

4月19日早上6: 30,文昌、海南和浙江的罗非鱼养殖者开始在保罗三角路的大斜坡上集合(保罗三角路交通便利。一旦你听到鱼从哪里出来,你可以立即在现场停下来。此外,捕鱼卡车基本上必须经过这里),并计划发射一切可行的力量,以停止鱼类生产,随着人数的聚集和增加。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已经成功阻止了两名农民养鱼,这引起了市公安局的注意。

罗非鱼养殖者共同拒绝捕鱼引起了业界的持续关注。网民“海宝”就此事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称“海南农民集体供餐中断”是由于商业周期供过于求。

海南养殖户停止出鱼引公安关注:这才是背后的真相!

credit sale,海南饲料供应商和成年鱼采购高度绑定

impact海南罗非鱼养殖者这次集体停止饲养应该是第二次,最后一次是在2012年5月,也是鱼价从高峰跌至低谷的一年。

海南省罗非鱼产业的商业生态相当复杂,其发展过程无法用三言两语概括。但简而言之,海南罗非鱼产业在养殖和中间商两个领域都由浙江人主导。因为这群人有很强的融资能力,他们在圈子里聚集了大量的资金。信用交易在这个圈子里很普遍,所以几乎没有现金流限制。作为投资者,农民不得不以非常低的资本门槛投资罗非鱼养殖。因此,海南省罗非鱼养殖规模在几年内迅速扩大,大大取代广东成为最大的罗非鱼生产省。

根据海南的惯例,饲料由供应商以高信用出售。成年鱼购买后,直接在饲料供应商的账上注销,剩余部分是农民的利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农民也相当于饲料供应商雇佣的工人。

这也是因为高信用销售。为了降低收集的风险,海南饲料供应商和成鱼被高度捆绑。海南农民只能用饲料供应商的饲料顺利销售鱼。饲料厂和加工厂在经济上也高度依赖,或者由同一个投资者经营。即使农民不使用当地饲料?躺尴堑乃橇希巧挠阋部赡懿换岜蝗魏稳斯郝颍蛘咚强赡懿坏貌灰苑浅5偷募鄹窠懵舾吨凉愣乃怠?

海南农业规模带来的饲料销售也吸引了许多落后的饲料厂,但事实上,对于习惯了2010年后现金交易的内地饲料厂来说,海南的高信用销售商业模式已经吓阻了他们。然而,岛上最好的饲料厂通过开辟资金渠道和收集鱼的底部,巩固了生态圈的封闭性。如果落后的饲料厂没有足够的信贷资金支持他们,他们将很难进入竞争。

赊销引发的恶性竞争造成一系列不良后果。

由于赊销涉及信用风险,海南赊销模式的实施依赖于众多饲料经销商与客户之间建立的契约关系。然而,饲料经销商通过饲料厂的幕后支持、银行贷款和私人融资获得大量资金。为了扩大销量,他们也愿意用这笔资金来抢占自己的市场份额。例如,补贴农民购买成鱼的价格是一种手段。

2014年国际市场罗非鱼价格持续上涨。工厂采购价格高达1公斤以上,而正常养殖成本一般在4元左右。罗非鱼养殖者在一定程度上不愿意出售。由于饲料供应商的资金也是从信贷中获得的,为了使资金正常流动,经销商必须

受上述竞争性资本的鼓励,海南罗非鱼产量持续上升,从而供过于求。与此同时,由于产量的大幅增加和养殖密度的增加,疾病的概率也随之增加。农民使用大量药物来控制疾病,而加工厂并不严格控制药物残留,甚至一些制造商故意购买带有药物残留的鱼转售以获取差价。结果,在外国海关出口成品中发现的药物残留数量急剧上升,国际市场受到冷落。上述两个因素都导致2015年罗非鱼价格下跌,所有加工厂都停止采购或限制采购,原因是以前加工厂的冷库库存很大。

经销商停止内部争斗以降低鱼价农民抵制

海南饲料经销商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为了恢复正常利润,私下谈判停止内部争斗,主要是同时减少或取消对罗非鱼成年养鱼户的价格补贴。不幸的是,在价格下跌和补贴取消的共同作用下,海南罗非鱼池塘价格立即跌破成本线,习惯高利润的农民陷入亏损。由于海南饲料供应商既是供应商又是承包商,农民无法化解风险,自然会责怪他们赔钱。海南农民作为水产养殖业的投资者,应该接受投资的风险结果。事实上,他们就像饲料公司雇佣的工人。他们认为市场受到控制,他们被操纵是合理的。

由于没有人能干预出口价格,农民期望的最好结果不过是从上游环节中获得利润。如果市场好,他们应该获利。如果市场不好,他们也应该清理风险。他们甚至试图通过非常规手段取胜。这是一场超越商业合同的斗争??

市场周期性使得行业在重组后再次迎来春天成为可能。

显然,这一事件仅仅是由于商业周期的供应过剩。虽然相关行业的领导多年来召开了多次协调会,每个人都知道产能过剩的危害,但这个行业圈是由众多纵向合作、横向竞争的个人组成的。这些盲目扩大生产是上述饲料厂和饲料经销商抢占市场份额造成过度投资的结果。资本就像荷尔蒙一样,无处不在。

因此,必须控制种植的规模和质量。简单地说,就是控制总饲料投入和平均养殖密度。

然而,农民团体是由寻求利益和避免不利条件的个人组成的。他们无法将自我管理作为一个整体来实现。他们不能被灌输统一的“意识形态”。只要利润存在,他们就很难通过提高意识来自我控制生产能力和提高产品质量,因为这违背了人性:在一个必须依靠自律来平衡利益的生态环境中,谁偷谁破,谁就是第一受益者,最终没有人会自律。因此,必须通过外部力量有效管理农民群体或农业规模,这些外部力量要么是市场法则,要么可能是“进口资本”。

摆脱这种局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海南罗非鱼产业的资本控制者能否通过内部协商来平衡利益,以及如何通过控制资本流动来控制产业的规模和发展方向。与此同时,关于如何分配利益和惩罚偷工减料者的内部规则也在制定之中。所谓的意识统一只能在一个小圈子里实现。

当然,人们可以忽略这种市场现象。尽管今年价格较低,但在一些参与者被市场淘汰后,明年价格将再次上涨。市场一旦枯竭,价格就会上涨,这是自然规律。

作者:网友“海宝”

这篇文章是网友的一个贡献,只是为了分享意见,并不代表这个平台的立场。

请指出重印的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