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饲料——微生态制剂在畜禽生产中的应用_吾谷网

金融理财 阅读(641)

微生态制剂的应用最早出现在日本。在20世纪50年代,出现了“婴儿潮一代”和“乳糖酶一代”。其成分是粪链球菌,用于治疗肠道疾病。从那以后,它被一个接一个地应用于家畜和家禽,美国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使用饲料微生物。益生菌在中国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但其应用却是近几年的事情。相对起点高,发展快。研究主要集中在乳酸菌和芽孢杆菌。近年来,动物微生态制剂作为绿色饲料添加剂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并在动物营养、作物生长和环境改善方面发挥了显着的作用。由于其无毒副作用、无耐药性、无残留、效果显着的特点,逐渐获得了大多数水产养殖业的认可。

1。动物微生态制剂概念

动物微生态时代AMEA,又称活微生物制剂和生物微生物制剂,是以动物体内正常菌群为主体,通过有益微生物的特殊工艺制成的活微生物制剂。其商品名主要包括:生物兽药、饲料微生物添加剂、抗生素、益生菌、生物发酵剂、生物净化剂、合生元等。1989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饲料协会(AAFCO)发布了43种可以直接喂养动物的安全菌株。1999年,中国农业部发布了12种饲料级微生物添加剂菌株,可直接饲喂动物[1】。目前,根据微生态制剂的组成,它们分为三种类型,即益生菌、益生元和合生元[2]。

益生菌,国内外有很多解释和定义。Havenaar(1992)提出:益生菌是单个或多个微生物的活细菌培养物,当用于动物或人类时,通过促进天然微生物菌群的特性,可以对宿主产生有益的影响。

益生菌是一种选择性促进体内有益微生物生长的物质。目前最常用的功能性低聚糖有大豆低聚糖、低聚果糖、乳果糖、异麦芽低聚糖等。这些低聚糖广泛存在于蔬菜、水果和一些植物中,也可以通过化学方法由单糖合成。并非所有寡糖都可以用作益生菌因子,只有功能性寡糖具有这种功能。功能性低聚糖很难被人体吸收或不能被人体吸收,但它们可以被肠道内的双歧杆菌利用来促进它们的生长并增加肠道内有益细菌的数量。益生菌因子使用方便,不需要由相关微生物培养和制备,但它们不能促进所有有益细菌的生长。

合生元(制剂),合生元指益生菌和益生菌的混合制剂。如果低聚糖与双歧杆菌混合,益生菌所需的特定底物相对容易获得,从而提高有益菌的存活率,进一步发挥两者的联合作用。

2。微生态制剂的作用机理

微生态制剂的作用机理有以下几个理论或假设[3,4]:

2.1优势种群理论

在正常微生物种群中,少数种群占据了整个正常微生物种群的绝大多数,控制着整个种群,而优势种群的破坏会导致微生态失衡。厌氧菌占动物肠道微生态系统的99%以上,是肠道的优势种群,兼性厌氧菌和好氧菌不到1%。微生态制剂的使用是为了补充或恢复优势种群,使微生态系统的不平衡达到新的平衡。以便恢复动物的健康。

2.2生物拮抗理论:

正常微生物群形成身体的防御屏障,包括生物屏障和化学屏障。微生态群有序地定居在粘膜皮肤表面和细胞间形成的其他表面或生物膜样结构上,从而影响通过细菌或病原菌的定居、占据、生长和繁殖,这是生物屏障。这些屏障可以防止病原微生物的定居。正常菌群、乙酸、丙酸、乳酸、细菌素等活性物质的代谢产物

三流循环是指能量流、物质流和基因流的循环。

2.4.1能量操作:

正常微生物群和宿主之间维持能量交换和操作的关系。植物、动物、人类和正常微生物之间或正常微生物之间存在能量交换。近年来,电镜观察发现肠上皮细胞的微绒毛与细胞壁的毛非常接近,存在物质交换现象。

2.4.2物质交换:

正常微生物群通过降解和合成与宿主交换物质。微生物可以利用裂解的细胞和胞外酶,微生物产生的微生物的酶、维生素、刺激物和细胞成分也可以被宿主细胞利用。

2.4.3基因交换:

正常微生物之间存在广泛的基因交换,如耐受因子和产毒因子,它们可以通过物质转移在正常微生物之间进行交换。

微生态制剂可作为非特异性免疫调节剂,促进吞噬细胞的吞噬能力和B细胞产生抗体的能力,抑制腐败微生物的过度生长,降解肠道中的氨、酚等有毒物质,保证微生态系统中能量流、物质流和基因流的正常运行。

3。动物微生态制剂在养鸡业中的应用效果

3.1提高生产性能和饲料利用率

张晓梅等(1999)[5]报道称,用不同类型的微生态制剂饲养鸡可以提高鸡血清和肠道中蛋白酶、脂肪酶和淀粉酶的活性,有助于营养物质的消化和吸收。这为饲料的充分吸收、降低料肉比和增加增重提供了理论依据。张巧娥(1999)[6等报道,1公斤饲料用1毫升微生态制剂发酵,饲喂蛋鸡。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试验组产蛋率和平均蛋重分别提高了17.77%和2.58%,料蛋比降低了12.54%。根据刘华洲等人(1997)[7]的报告,当蛋鸡日粮中添加20% EM发酵饲料时,日均产蛋量增加5.54%,产蛋率增加4.47%,料蛋比下降5.25%。董严新等(2003)[8]在蛋鸡饮用水中添加微生态制剂(热快速消除),可以降低产热,增加散热,提高蛋鸡对高温的耐受性,缓解蛋鸡的热应激反应,从而提高生产性能。井冈等人(2003)[9]用微生态制剂对商品蛋鸡进行了饲养试验。结果表明,试验组产蛋率提高5.35%,料蛋比提高9.52%,平均蛋回收率提高2.95%,死亡率降低68.18%,经济效益显着提高。王世昌等人(1998年;[10,11]饲喂不同芽孢杆菌组合的肉鸡,0-3周增重分别提高10.03%和17.08%(P0.01),4-6周增重分别提高19.08%和23.40%(P0.01)。

3.2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及死亡率的降低

刘永杰等人(1999)[12]还报道称,饲喂乳酸菌培养物的鸡可显着减少大肠杆菌的数量,并显着增加双歧杆菌和乳酸菌的数量,从而提高对沙门氏菌的抵抗力,并将死亡率降低20%。王肖敏等(2001)[13]实验证明,微生态制剂(生态宝)不仅能显着提高蛋鸡血清中新城疫的高抗体水平,还能显着提高血液中淋巴细胞比例和白细胞吞噬指数,从而增强蛋鸡的免疫力和抗病能力,明显提高新城疫的免疫效果。

多层试验表明[14,15]:电磁能有效抑制病原微生物的生长,增强鸡的免疫力。在不使用抗生素药物的情况下,平均死亡率比对照组降低15% ~ 30%,最高为55.8%。特别是在育雏期间对预防肠道传染病如鸡白痢非常有效,0-6周龄的死亡率比对照组降低了50%以上。贾云馨(2003)[16]饲养肉鸡

陈红等(1999)[18]报道,在饲料中添加EM制剂可以显着提高鸡血清Ca2、无机磷、类胡萝卜素和白蛋白的含量指标,而血清Ca2和无机磷的浓度与蛋壳质量(厚度)呈正相关。类胡萝卜素可以改善蛋黄颜色和蛋黄质量。沈贤文(1999)[19]等报道,微生态制剂EM在畜禽饲料中的应用,可以不同程度地提高肉和蛋中的蛋白质、氨基酸和微量元素,不同程度地降低脂肪和胆固醇,且无药物残留。刘华洲等(1997)[20]试验表明,蛋鸡日粮中EM发酵饲料为20%时,蛋壳厚度增加6.99%,蛋白质哈科特单位增加10.31%,蛋黄颜色增加1.5罗氏等级。Abdulrahim等人(1996)[21]报道称,在蛋鸡日粮中添加乳酸菌可以显着提高蛋鸡产蛋率、饲料转化率和降低鸡蛋中胆固醇含量,但对血液中胆固醇和脂质含量没有影响。向肉鸡日粮中添加3毫克/千克益生菌(包括乳酸杆菌、芽孢杆菌、链球菌和酵母),导致腿部肌肉、胸肌和肝脏中胆固醇含量显着降低,腿部肌肉和胸肌中不饱和脂肪酸与饱和脂肪酸的比例以及亚油酸含量增加(远藤,1999年)[22]。

3.4减少环境污染

李伟炯等人[23,24]报告称,鸡场饲料和饮用水的电磁处理可显着降低鸡舍中的氨浓度。电磁饲料与电磁饮用水联合除臭效果最好,氨氮去除率达到69.7%。添加电磁饲料和普通饮用水时,氨氮去除率为54.25%。添加普通饲料,仅在饮用水中添加EM,氨的去除率为42.12%。试验还表明,在上述处理的基础上,每隔2 ~ 3周喷洒100 ~ 200倍稀释的EM,不仅增强了除臭抑蝇效果,而且对害虫防治具有积极意义。沈贤文等(1999)[25]在饲料和饮用水中添加5%的微生物发酵饲料,添加0.002%的微生物稀释液,可以分别降低肉鸡和蛋鸡舍空气中氨的含量30.5%和14.5%。庄志伟等(2002)[26]肉鸡寝具用微生态制剂处理后,寝具中病原菌的数量减少,从而降低发生几率,降低养殖环境和粪便中NH3、H2S、有机磷等有害物质的含量,无NH3、无味,减少污染,保护生态环境。

4。动物微生态制剂使用中的问题微生态制剂是活菌制剂,影响其效果的因素很多。使用时要注意:(1)申请时间要早。根据先入为主的理论,控制病原菌的定殖以减少或阻碍病原菌的定殖。(2)禁止同时使用抗生素、杀菌剂、消毒剂或具有抗菌作用的中草药。否则,会杀死或抑制活菌,削弱或失去微生态制剂的作用。(3)微生态制剂的预防效果优于治疗,且效果缓慢。因此,要达到预期的效果,应该长时间连续饲喂。(4)根据用途不同,使用时进行选择。例如,在腹泻的治疗中,最好选择由肠道主要菌群如乳酸菌和双歧杆菌制成的微生态制剂。(5)注重活力和数量。微生态制剂必须含有一定量的活菌,一般需要约3亿个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活菌。(6)注意制剂的保质期。大量试验表明,随着制剂贮存时间的延长,活菌数量逐渐减少,这意味着其作用越来越小。(7)注意一些不利因素对菌株的影响。例如,乳杆菌不能耐受高温,所以微生态制剂通常需要储存在常温干燥的地方。(8)微生态制剂对雏鸡具有良好的作用,有助于雏鸡尽快建立和完善正常的肠道菌群。(9)应注意最佳效果

然而,微生态制剂仍然是一种新产品。微生态制剂的作用机理、制剂菌种的选育、微生态制剂的剂型、制剂中活菌数、保存期、制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及抗变色动物微生态制剂和病毒微生态制剂的研究和探索需要进一步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