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深入推进生态城镇化战略

金融理财 阅读(1894)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生态文明的理念和原则应充分融入城市化的全过程,采用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新型城市化”,“完善城市化健康发展的体制和机制”,“坚持中国特色的新型城市化,推进以人为本的城市化”。生态城市化是集约型、智能型、绿色低碳型新型城市化道路的具体体现。它是城市化与生态文明建设在过程和行动上的融合。

九五以来,我省探索了生态城市化。长沙市岳麓区、浏阳市等33个县、市、区成功建成国家生态示范区。长沙市望城区潼关镇、白乳浦镇等64个乡镇被授予国家生态乡镇称号。但与此同时,也存在许多问题:第一,生态管理体系的碎片化。这使得生态城市化所需的法律、制度和政策互不关联,也不完善。例如,绩效评价体系缺乏对生态绩效的评价和评价;自然资源和生态资产的产权缺乏全面管理的制度和机制。第二,生态基础设施支离破碎,不完整。广义上,城市生态基础设施是指净化、绿化、美化城镇所需的完整生态系统,如“绿肾”(河流、湖泊、池塘、湿地)、“绿心”(green heart)和“绿肺”(green lung)(天然植被、园林植被、都市农业等)。)。其中一些生态单元还不完整,缺乏统一规划,无法实现互补和有机整合。第三是缺乏科学观念。有些地方对生态城市化的科学概念仍有片面的理解。如果不因地制宜,就会导致计划趋同,缺乏特色,甚至盲目寻求国外和创新。地形的过度更新和过度开发导致了人工环境取代自然环境,人工生态取代自然生态。因此,建议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1。深化生态城市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强生态城镇化规划引导机制,探索建立基于生态绩效的绩效评价体系,建立统一的自然资源产权和生态资产管理制度和机制,深化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完善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和环境损害补偿制度。

2。完善生态城市化的政策保障体系。整合优化生态城镇化建设指导政策,探索整合既有建筑节能改造补贴、大型公共建筑节能改造监测补贴、绿色重点小城镇补贴、智慧城市试点补贴等现有指导政策,建立和完善基于生态功能供给的生态城镇建设激励和补贴政策体系。推动出台户籍、土地、住房、教育、卫生、就业等相关配套政策或实施细则,促进城镇化。

3。巩固生态基础设施。规划城市建设的各个生态单元,优先保证生态单元建设的用地和空间,建设功能齐全的生态系统;建立生产、消费、回收和再利用无缝衔接的生态经济体系。大力推广分布式微循环模式,如利用小型化污水处理系统实现“微降解”,利用分布式能源系统实现“微能源”等。

4。优化生态城市化评价指标。生态功能效益指标应纳入新型城镇化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并体现评价指标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