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合理的医药费“开刀”

金融理财 阅读(1812)

政府谈判降低药品价格、医疗保险支付、成本控制、分级诊断和治疗、降低成本“对不合理医疗费用进行操作”开始全国药品谈判使药品对病人更便宜“我每月仅挣2000多元,而且必须养家糊口 看病的负担太重了,因为一个人每天要服25元的药,外加检查费等。 “在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感染科,记者看到一名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这名20出头的年轻人病了8年,病情反复发作,几乎耗尽了他的家庭积蓄 幸运的是,7月4日之后,主治医生吴立更换了33,354泰诺福韦酯富马酸盐,这是一种更好、更便宜的国家谈判药物,这位年轻人的药费降低了一半以上。

这是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带给普通民众的红利 作为首批三种谈判药物之一,富马酸替诺福韦酯已降价67% 药品价格下跌,病人直接受益。 在云南省首个实施议价的省份,截至8月7日,富马酸替诺福韦酯已售出2759盒,比原价节省147.1万元。吉非替尼售出467盒,节省123.37万元。柯蒂尼售出184盒,节省249,100元

对于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的药品,建立公开、透明、多方的药品价格谈判机制是减轻大多数患者药品负担的重要措施。 今年5月20日,第一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向公众公布,其中包括慢性乙型肝炎一线治疗药物富马酸替诺福韦酯(tenofovir disoproxil延胡索酸盐)、柯替尼和吉非替尼(Gefitinib),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 与以前公立医院的采购价格相比,这三种协议药品的价格都下降了50%以上,与周边国家(地区)的价格相当

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6个部门建立了药品价格谈判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组织专家对中国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的现状进行全面梳理。结合我国重大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的药品需求,选择并确定了第一批谈判药品,成立了谈判小组,制定了谈判程序和战略,同时建立了谈判和监督机制 11月下旬,第一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正式启动。 谈判试点进展顺利,取得了重要进展和成果,改善了乙型肝炎和肺癌患者的药品可及性和可负担性。

取消药品加成和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是遏制医疗费用快速增长的两把“利剑”。 迄今为止,全国1977个县(市)推进了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200个试点城市推进了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今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发布《关于印发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配合医疗价格改革,提出全面实施医疗服务价格改革。 自2012年以来,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已经在各地进行了试点。非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已经放开。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等地的所有公立医院都进行了检测。 试点改革效果明显,总体实现了不增加群众负担、公立医院健康运行、医疗保险基金负担得起的预期目标。

改革医疗保险支付方式,使医疗控制费更加有力。

以前,我们希望病人越多越好,因为这意味着医院的收入增加了 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后,我们希望病人越少越好。 为了防止老人跌倒和骨折,我们甚至主动帮助老人在家中安装防摔扶手。 深圳罗湖医院院长孙喜卓说

据罗湖区卫生计生局局长郑李广介绍,从今年1月1日起,罗湖改变了医疗保险的支付方式,将医疗保险支出总额与上年相比,奖励结余,超支自负,实施居民健康管理和预防保健目标考核。 他说,以中风为例,2015年深圳共有名中风患者。 如果健康管理做得好,中风患者将减少20%,深圳可以节省超过10亿元的医疗保险费用。

“这些储蓄都是他们自己的,可以用来发展社区卫生中心。 因此,我们期待着签署居民健康,少生病,少住院,少花钱。 ”孙喜卓说道 自今年年初以来,他们已培训了100名居民健康素养讲师宣讲健康知识,并为各类人群实施健康行为计划和老年人跌倒预防项目等。 目前,已有1300多名老年人接受免费体检,30个老年家庭安装了防摔扶手。

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是医疗行为的“指挥棒”。 改革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是为了控制医疗费用。 在河南省益阳县人民医院,病人一住院就知道要花多少钱,因为医院已经建立了《患者版临床路径》 所谓临床路径是治疗的“标准流程图”,如何治疗和收费一目了然。 医疗保险机构根据不同的临床路径实施疾病支付,同时开发信息平台。医生和护士的“进入”和“退出”操作都被实时监控。 “住院”患者的平均医疗费用比“不住院”患者低5%-8%,自付费用比例降低10%,平均住院天数缩短0.5天,出院后两周内住院率为零 该支付方式已在全省县级公立医院实施

近年来,我国深化了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控制了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积极推进了综合支付方式改革,综合了按人头支付、按病种支付、按床日支付、预付总额支付等多种支付方式。逐步将医疗保险对医疗机构服务的监管延伸到对医务人员医疗服务行为的监管

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副主任吴明指出,取消药品加成和调整服务价格不能分开进行,这两项改革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使用药品支持医疗和过度医疗的问题。 医疗保险支付方式的改革有望打破以药补医的利益链,彻底改变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

建立分级诊断和治疗系统,降低医疗成本

“打个电话,罗医生半小时后会来 抽血、心电图和尿检等检查可以在家里进行,药品也可以送到门口,而且没有必要带老人出去看病。 深圳市罗湖区翠湖社区居民梁李娟告诉记者,她的母亲已经90多岁了,中风已经有10多年了。三年前,她和姐姐最害怕她母亲的病。”我妈妈住在三楼,没有电梯。她去医院时必须带人和轮椅。很难叫120辆救护车来来回回一次拿240元。 “自今年6月签署家庭医生协议以来,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改变。梁李娟全家首先找罗医生治疗。

如今,由于建立了分级诊断和治疗制度,罗湖区近37万居民无需离家即可享受保健、慢性病预防、常见病诊断和治疗等服务。 罗湖区副区长邹永雄(邹永雄)表示,通过优化区域医疗资源配置,罗湖区成立了一个只有法人的紧凑型公立医院集团。然后,在综合运营框架下,区级综合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一个医疗协会,具有一致的诊疗计划、用药清单、质量保证机制、上下联动和协调服务。家庭医生已经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今年1-4月,罗湖医院集团下属社区卫生中心医疗量增长62.2%,年医疗量预计超过300万人次

针对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患者数量稀少、基层医疗机构匮乏的现状,青海省自2013年起率先实施覆盖全国省、市、县、乡镇医疗机构的分级诊疗体系,有效规范医疗秩序,减轻患者医疗负担,促进医疗资源和医疗实力“双下沉”, 基层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实现“两降两升”:三级医院住院人数下降5.5%,医疗保险基金支出比重下降4.6%;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住院人数增长10%,医疗保险基金支出比例增长6.5%

基本建立符合国情的分级诊疗体系,形成初级诊断、双向转诊、快速慢分、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是提高医疗资源利用效率、降低医疗成本的重要措施。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洪亮指出,只有改变医疗卫生服务供给模式和普通民众就医行为,医疗重点才能回归社区基层,实现有序就医、分级诊疗的服务模式,实现控制医疗费用、提高卫生管理效果、提高服务满意度的政策目标,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记者白剑锋,李红梅)